中央政府門户網 |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政務新媒體矩陣
 
 
 
 
首頁 | 四川概況 | 政府領導 | 機構職能 | 政府信息公開 | 政務服務 | 互動交流 | 投資四川 | 旅遊四川 | 網站導航

法治 如何為脱貧攻堅“撐腰”

  • 2020年10月14日 07時28分
  • 來源: 四川日報
  • 【淘】


甘洛縣石海鄉春禾村,梯田與彝家新寨構成一幅完美的鄉村美景圖。宋恩攝(視覺四川)


近日,老年志願者在華鎣山中的天池鎮老屋嘴村為村民宣講法律知識。楊天軍攝(視覺四川)


國慶前,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列爾村(即“懸崖村”)的鋼梯上,最高人民法院、央視等共同推出的“脱貧攻堅法治報道:控輟保學一個都不能少”正在直播。直播間裏,昭覺縣人民法院法官孫正華扶着“懸崖村”15歲的學生海來曲木一起下山。由於進村宣傳控輟保學,兩人去年相識。正是在孫正華的督促下,曾經輟學的海來曲木得以重返校園。

我省今年開展“法治四川行”一月一主題活動,10月的宣傳主題是“法治扶貧”。法官送輟學兒童返校,正是我省依法扶貧、依法治貧的一個縮影。

一個條例的誕生

立項到實施歷時2年多,填補立法空白

回顧四川依法扶貧征程,2015年6月1日是一個繞不開的節點。當日,《四川省農村扶貧開發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實施,這是我省首部針對農村扶貧開發的地方性法規。

《條例》從立項、調研到實施的全過程,是觀察四川依法扶貧、依法治貧的全新視角。

省扶貧開發局相關負責人回憶,《條例》於2012年10月申報,歷經計劃立項、調研起草、審定審議等環節,歷時2年多。“改變了扶貧工作中精準識別、資金投入、項目確定等環節靠行政手段來推動的現狀,從法律層面予以規範和固化。”

《條例》實施後,執法檢查持續不斷。今年7月,省人大檢查組走進宜賓市興文縣僰王山鎮永壽村,現場查看該村產業發展、旅遊扶貧等工作推進情況。“檢查組採取督查暗訪和實地檢查等方式,確保《條例》實施不走樣。”上述省扶貧開發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縱觀四川依法扶貧、依法治貧歷程,填補空白的不只是《條例》。

2017年9月,四川省委政法委印發政法機關聚焦法治扶貧助力脱貧攻堅的指導意見,首次將“法治扶貧”寫入省委文件,從打擊犯罪、健全基層治理體系、公正執法司法等多個方面,明確了全省政法機關應當在脱貧攻堅戰中發揮的具體作用。“如果説《條例》確定了我省依法扶貧的航道,那麼指導意見就提供着源源不竭的動力。”上述相關負責人介紹。

一些基層的探索

派“法治村官”開“法律超市”,讓羣眾學法懂法用法

遂寧市安居區白馬鎮人民法庭副庭長何浩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能當“村官”——他被任命為白馬鎮白塔村的“法治村官”。

建檔立卡貧困户存在法律意識薄弱、法律水平較低、學法用法氛圍不濃的情況。脱貧攻堅以來,大量的資金、人員、項目湧入到貧困地區,工程建設土地糾紛、土地流轉合同簽署不規範、農村分户導致老人無人贍養等問題時有發生。

安居區探索的“法治村官”就是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法治村官”全部來自政法系統,具有較強的法律專業知識,通過專題講座、微信羣等多種渠道,講解法律法規和典型案例,幫助羣眾學法懂法。

自貢市富順縣騎龍鎮以農民夜校為載體,開設“法律超市”,重點宣講《勞動合同法》《土地承包法》等農民日常所需法律;達州萬源市組建“法律巡迴顧問團”,將法律顧問推廣到農村基層。

依法扶貧,不僅要懂法,更要用法。“多虧了小賈,要不我們辛苦打工掙來的錢,啥子時候能要到喲!”廣元市利州區金洞鄉清河村村民口中的“小賈”,是區司法局下派到村裏開展幫扶工作的賈婷。正是通過她耐心的調解,村民才從一家農業公司要回了拖欠一年多的售豬款。

樂山市峨邊縣針對薄養厚葬、高額彩禮等不良風氣,創新探索“德古調解法”。德古,彝語意為德高望重的智者,將這種彝族古老身份賦予現代調解員的身份,既充分尊重少數民族風俗習慣,又在基層推行了依法扶貧、依法治貧。

一類行為的“零容忍”

對貪腐保持高壓態勢,已通報問題129起

漢源縣順河鄉洛爾村黨支部原書記李天強等人,在組織實施漢源縣財政專項扶貧項目洛爾村農產品交易中心建設中,採取虛增工程量、抬高材料單價等方式,編制虛假報賬資料,套取項目資金7.89萬元並予以私分;布拖縣交通運輸局原黨組書記、局長曲木黑沙收受項目承建方價值2.76萬元的高檔煙酒和3.66萬元好處費……今年6月30日,省紀委監委公開曝光6起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典型案例,李天強、曲木黑沙等人在扶貧領域蠅貪蟻腐問題位列其中。

記者在省紀委監委網站梳理髮現,2016年以來,中紀委和省紀委監委公開通報的關於四川扶貧領域腐敗問題達129起。我省對扶貧領域貪腐行為堅決“零容忍”,對蠅貪蟻腐保持高壓態勢。

依法扶貧、依法治貧,不僅要讓貪污腐敗行為無處藏匿,更重要的是通過提升法治觀念,讓村民對法律懷有敬畏之心。

去年2月25日,涼山州金陽縣,一場不同尋常的訴訟驚動了小縣城。派來鎮政府起訴該鎮官家樑子村一户普通村民,緣由是家長未能送子女到學校接受九年義務教育。“家長不送娃娃讀書,要吃官司!”村民紛紛奔走相告。這場“官告民”讓更多彝族老鄉瞭解到九年義務教育的重要性。時任涼山州政府督學蘭濤認為,這樣做形成了示範效應,“運用起法律武器,我們更有底氣了。”(記者 侯衝)

責任編輯: 雷曉琦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四川省人民政府網站

主管單位: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主辦單位:四川省大數據中心

運行維護單位:中國電信四川公司

網站標識碼5100000062  蜀ICP備13001288號 

川公網安備 51010402000507號
網站地圖 網站聲明 聯繫我們 主編信箱